你好,欢迎光临红达律师事务所!“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弘扬法治 服务社会" 本所拥有各种专业化优秀律师团队 期待与您合作
咨询热线: 0371-6758-8333
您当前所在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红达说法!发包人、总承包人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连带责任的范围!

以下是有关工程承包的内容,如有疑问,可以直接联系红达律师事务所,我们随时为你解答!

红达律师事务所

案件详情:

原告(被上诉人)深圳市源春发建材有限公司诉称:2011年7月27日,原告与被告福建六建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外墙脚手架(包工包料)承包合同》,合同约定承包范围为漳州市古雷新港城龙港社区A地块限价商品房1-8栋楼外脚手架搭拆及所有外架材料和模板支撑材料。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履行了合同,其中讼争工程3、7、8号楼竣工验收后,被告漳州福晟钱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拒绝支付余款544708元。2013年1月18日,原告与被告漳州福晟钱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该项目开发的项目部签订关于一标段1、2、4、5、6号楼外墙脚手架工程款支付补充协议,协议确认被告福建六建集团有限公司尚欠原告590000元工程款尾款。由于被告福建六建集团有限公司无法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原告对一标段一号楼外墙脚手架没有进行拆架,经过双方交涉,被告漳州福晟钱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承诺2013年春节前先支付400000元工程款,其余190000元待春节后再支付。后被告漳州福晟钱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只向原告先行支付200000元工程款,拖欠工程款390000元拒绝支付。请求判令被告福建六建集团有限公司、漳州福晟钱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杨林连带支付尚欠工程款934708元及利息(其中544708元自2013年12月25日起至清偿之日止、另外390000元自2013年1月18日起至清偿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利息)。

被告(上诉人)福建六建集团有限公司、漳州福晟钱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辩称:一、原告诉称“2011年7月27日,原告与被告福建六建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外墙脚手架(包工包料)承包合同》”与事实不符。被告福建六建集团有限公司承包工程之后,将外墙脚手架劳务性工作交由杨林进行施工作业,被告福建六建集团有限公司、被告漳州福晟钱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均未与原告签订任何工程承包合同。二、原告诉称“原告依约履行合同,讼争工程3、7、8号楼竣工验收后被告漳州福晟钱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拒绝支付余款544708元”与事实不符。如前所述,被告福建六建集团有限公司、被告漳州福晟钱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原告没有签订任何工程承包合同,不存在“原告依约履行合同”事实,特别是3、7、8号楼竣工验收与原告没有任何关系,不存在两答辩人支付工程款的问题,原告要求支付工程款,显然无理。三、原告诉称“2013年1月18日,原告与被告漳州福晟钱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开发该项目部的项目部签订关于一标段1、2、4、5、6号楼外墙脚手架工程款支付补充协议,协议确认被告福建六建集团有限公司尚欠原告590000元工程款尾款”与事实不符。综上所述,原告起诉两答辩人,并要求其支付拖欠工程款934708元及利息,不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人民法院依法予以驳回。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漳州福晟钱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晟公司)系古雷新港城龙港社区A地块1-8栋限价商品房业主,其将该工程承包给被告福建六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六建)施工建设,被告福建六建将该工程包括脚手架在内的部分项目分包给被告杨林施工。2011年7月27日,被告杨林以被告福建六建的名义与原告深圳市源春发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春发公司)签订《外墙脚手架(包工包料)承包合同》,合同约定承包范围为漳州市古雷新港城龙港社区A地块限价商品房1-8栋楼外脚手架搭拆及所有外架材料和模板材料,工程进场时原告向被告杨林缴纳工程保证金100000元。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履行了合同义务。2013年1月8日,原告与被告杨林对1、2、4、5、6栋脚手架工程款进行结算并达成《外墙脚手架工程款支付补充协议》一份,确认1、2、4、5、6栋总工程造价为2270000元,截至2013年1月18日,被告杨林已支付工程款1780000元,尚欠工程款490000元,包括原告向被告杨林缴纳工程保证金100000元,合计工程尾款为590000元。双方达成如下付款协议:1.被告杨林于2013年2月5日前支付给原告400000元;2.被告杨林于2013年3月30日前支付余款190000元;3.若被告杨林逾期未能付款,其同意由被告福建六建在工程进度款中直接支付给原告。2013年12月25日,原告与被告杨林双方对3、7、8三栋脚手架部分工程进行结算,总工程造价为2344708元,被告福晟公司在该审核结果定案书中建设单位栏盖章确认。被告杨林支付了该三栋楼工程款1800000元,尚欠544708元未能支付。之后,因被告杨林未能依约按期付款,原告拒绝拆除一栋外架,经被告福晟公司出面协调,并承诺由其直接支付给原告1、2、4、5、6栋脚手架工程款尾款590000元,约定2013年春节前支付400000元,春节后再支付余款190000元,后被告福晟公司只支付工程款200000元,余款未能支付。被告杨林共尚欠原告源春发公司工程款合计934708元,经原告多次催讨未果,原告于2015年1月23日诉至法院,提出如上诉讼请求

 

红达说法: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法律关系的性质应为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一审将本案定性为承揽合同纠纷,虽然定性不够准确,但并不存在错误。本案双方争议主要焦点是上诉人福晟公司、福建六建应否对杨林的欠款承担连带责任及承担责任的范围问题。该争议焦点涉及以下几个问题:

1.源春发公司是否为实际施工人的问题。源春发公司作为实际施工人的事实可以认定。源春发公司与杨林(以福建六建的名义)签订的《外墙脚手架(包工包料)承包合同》,最后落款虽然没有盖源春发公司的公章,但林永发作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已在上述合同的落款处签名捺印,其签名捺印的行为属于履行职务的行为,合同的法律后果应归属源春发公司。而陈金荣是源春发公司的员工,系涉案项目的负责人,其在源春发公司提交给一审法院的《工程结算审核结果定案书》、《外墙脚手架工程款支付补充协议》、《报告》上的签名均经过源春发公司的授权,系代表源春发公司的行为。

2.福建六建应否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根据一审查明的双方无异议的事实,福晟公司系古雷新港城龙港社区A地块1-8栋限价商品房业主,其将该工程承包给福建六建建设,福建六建将该工程包括脚手架在内的部分项目分包给杨林,之后杨林又将脚手架搭建工程再分包给源春发公司实际施工。而杨林并不具备脚手架劳务作业资质,因此,福建六建与杨林之间、杨林与源春发公司之间的劳务分(转)包合同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源春发公司在签订承包合同后已完成约定的脚手架工程,工程现也已竣工验收合格交付使用。故源春发公司请求杨林支付尚欠工程款,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应予支持。福建六建明知杨林没有劳务分包资质仍将脚手架工程分包给杨林,存在过错,应对杨林的欠款承担连带责任。

3.福晟公司应否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福晟公司应对杨林拖欠的工程款应承担连带责任。从福晟公司与杨林(由程娅代表)的结算及杨林向福晟公司在涉案地块上的借款、福晟公司通过关联公司福州联谊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向杨林支付工程款的情况来看,福晟公司越过福建六建,直接与杨林发生业务关系,该事实说明福晟公司其实认可杨林在涉案地块工程上的实际施工人的身份,而杨林并不具有相应的资质,福晟公司对此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4.连带责任范围的问题。上诉人福晟公司、福建六建承担连带责任的范围应仅限于欠付的涉案脚手架工程款,应剔除杨林收取的工程保证金100000元。

综上,福建六建、福晟公司上诉认为承担连带责任的数额应扣除100000元保证金的主张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但其他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对本案法律关系的认定不够准确,判决上诉人承担连带责任未扣除工程保证金存在错误,应予纠正。

 

红达律师事务所提醒:

本案争议主要焦点问题为: 1、福建六建、福晟公司应否承担连带责任问题;2、福建六建、福晟公司承担责任的范围问题。

一、福建六建、福晟公司应否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

1.合同具有相对性,一般情况下不能突破合同相对性。合同相对性,基于合同相对性原则,合同只能在相对人之间发生效力,除法律另有明确规定外,一般不能约束合同以外的第三人。

2.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发包人、总承包人对实际施工人承担付款责任可以有限度突破合同相对性。具体到本案,涉案漳州市古雷新港城龙港社区A地块项目是由福晟公司开发建设,由福建六建整体承建,福建六建转(分)包给杨林后,杨林又将脚手架工程转(分)包给源春发公司。本案《外墙脚手架(包工包料)承包合同》上虽然福建六建未盖章,但是,包括脚手架工程在内的施工工程由福建六建总包并对外转(分)包是不争的事实,源春发公司施工了脚手架工程并由杨林、福晟公司确认了工程款也是客观事实,可以确认源春发公司是涉案工程的实际施工人,杨林是违法分包人,福建六建是总承包人,福晟公司是发包人,而且福建六建、福晟公司对本案工程违法分包存在过错。本案属于建设工程合同纠纷项下的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 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的规定,实际施工人可以突破合同相对性原则,向发包人、转(分)包人要求承担支付工程款的义务。因此,福晟公司作为工程发包人、福建六建作为总承包人依法应在欠付的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违法分包人杨林对实际施工人源春发公司所欠工程款的连带清偿责任。

二、福建六建、福晟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范围问题

工程保证金与工程款的法律性质不同。工程保证金的功能作用在于对工程施工质量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的的担保,不属于工程款的范畴,与工程款的法律性质、作用不同。本案发包人、总承包人承担连带责任范围仅限于欠付工程款部分,工程保证金100000元应由实际收款人杨林负责返还,不属于福建六建、福晟公司承担连带付款责任的范围。

服务宗旨: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弘扬法治 服务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