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光临红达律师事务所!“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弘扬法治 服务社会" 本所拥有各种专业化优秀律师团队 期待与您合作
咨询热线: 0371-6758-8333
您当前所在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红达说法!合作建房中纠纷案件!!

以下是合作建房中纠纷案件的内容,如有疑问,可以直接联系红达律师事务所,我们随时为你解答!

红达律师事务所

案件详情:

杨某系某橡胶厂家属楼某住房登记所有权人。杨某与其妻彭某,两人相继于2009年、1997年去世,生前共有子女三人:杨大(子)、杨二(女)、杨三(女)。经一审法院释明后,杨二、杨三于2017年7月26日向一审法院出具《放弃遗产继承声明书》,即放弃对上述房产继承权。2004年4月,该橡胶厂宣告破产,某技工学校通过拍卖方式竞买了该厂资产(除职工家属楼外)。2012年,明亮公司与某技工学校达成合作协议,对上述资产进行房地产开发(波士顿住宅小区)。2013年12月,杨大与光明公司签订合作建房合同书。后因规划设计变更,原拟建电梯房变更为多层楼梯房。光明公司(甲方)、杨大之子杨小(乙方,杨小于1989年6月22日出生)于2015年3月15日重新签订合作建房合同书,原合同书作废。约定:“1、建房成本由甲方承担,但乙方应配合甲方处理好该土地范围的相邻周边矛盾。2、甲方按乙方原单元楼层在波士顿园小区首栋中补偿130平方米楼梯层,如有面积差额按交付时市场价格补差。3、本合同经双方签字后生效。十八户的合同签完后实施。”该栋旧家属楼共18户住户,在2013年12月有17户住户与光明公司签订了合作建房合同书。规划设计变更后在2015年3月有16户住户与光明公司重新签订了合作建房合同书。后因17户住户与光明公司对合同中的安置问题发生争议。2015年 9月17日,政府办负责人主持召开协调会形成会议纪要。9月28日,在某市联合人民调解委员会的主持下,光明公司与17户住户达成调解协议。约定:“1、双方签订的合作建房合同书除变更的条款外,其它条款不变,变更后的条款具有同等法律效力。此协议自双方签字后生效。如原合作建房合同书与本协议条款相抵触,以本协议为准。2、光明公司安排安置房安置签署协议的用户。” 当日16户由本人或委托人在签名。之后,签署调解协议的杨大要求光明公司履行协议。光明公司主张其是因受胁迫签订的2015年3月的合作建房协议,主张合同无效。

 

红达律师事务所提醒:

杨大与光明公司签订的合作建房合同书成立并有效,但附条件实施。杨大与光明公司签订的人民调解协议书有效,但应在合作建房合同书正式实施后执行。杨大现要求光明公司直接履行人民调解协议书所确定的义务,条件未成就,不符合约定要求。光明公司主张合作建房合同书、人民调解协议书无效,理由不成立。

理由:1、关于涉案房屋所有权归属:涉案房屋所有权人为杨某夫妇现已去世,争议房屋由杨某法定继承人即杨大、杨二、杨三继承。杨二、杨三明确以《放弃遗产继承声明书》表示放弃继承遗产,争议房产由杨大继承。

2、杨小所签合同效力:杨小作为杨大成年子女,其于2015年3月15日与光明公司签订的合作建房合同书的签名,符合表见代理的条件,杨大亦事后予以追认,故合作建房合同书相对方为杨大。

3、合作建房合同效力:该栋旧家属楼共18户住户,家属楼作为一个整体建筑物,拆除具有不可分割性,必须征得全体18户住户一致意见方可实施。2013年12月,只有17户住户与光明公司签订合作建房合同,2015年3月,只有16户住户与光明公司重新签订合作建房合同。由此可见,该栋18户住户对该楼的拆除合作建房并未完全取得一致意见。合作建房合同上明确约定:“本合同经双方签字后生效,十八户住户签完后实施”。光明公司并未与全部18户住户签订合作建房合同,也无证据证明光明公司恶意不与剩余住户签订合同。因此合作建房合同书成立有效,但尚未具备实施条件,只有待合同约定条件成就才能实施。

4、关于光明公司主张合作建房合同因受胁迫无效:本律师认为,即使光明公司认为杨大等16住户采取不正当手段胁迫签订其合同,但是光明公司在2015年3月签订合同后,未在法律规定期限内主张权利撤销合同,视为认可,该合同未被撤销继续有效。

5、合作建房合同成立有效,但附实施条件,现在尚无证据证明剩余住户拒绝签订合同,即实施条件是否能成就不能完全确定。

6、调解协议与合作建房合同的关系:本案中人民调解协议书的基础是合作建房合同书,现合作建房合同书尚未具备实施条件,人民调解协议书不能脱离合作建房合同书单独实施。只有当合作建房合同书正式实施后,人民调解协议书作为补充内容才能实施执行。杨大不能依据直接依据人民调解协议书内容直接要求光明公司履行。

服务宗旨: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弘扬法治 服务社会